网络小说网中心

爱奇小说(在线全免阅读)

咪乐|直播|平台|主播版 截至2月9日,全省各级民进组织共开展“春联万家”活动46场次,会员参与人数432人次,其中省级以上书协、美协会员人数59人次,服务群众11820余人次,共书写春联21095副。

绿地会很简单 2021-10-27 08:01:48

爱奇小说(在线全免阅读)爱奇小说爱奇小说公众号热门小说精选推荐及海量小说全免费阅读:

识|别|上图二维码回复小说名即可阅读全书!


爱奇小说本周热门列表

鲜妻:快来怀里生个宝宝

隐婚老公不节制(热)

萌妻难养:宝贝束手就擒吧

总裁爹地太坏,妈咪快逃

阔爷索爱:纯情宝贝不要逃

余生挚爱只为你

医香嫡妃

深情来袭人亦暖

教授,你好坏

傲娇总裁诱妻入怀

红尘余爱尽嫣然

总裁的私宠小娇妻

豪门情缘之代嫁新娘

婚宠撩人,老婆不要跑

总裁的不乖前妻

蜜恋小蛮妻(热)

契约情人要逼婚

总裁坏坏,老婆还要爱

强欢成爱:老婆你要乖

娇妻让我乖乖爱

最强少爷,我的宠物老婆

蜜宠:冷情总裁请止步

缠绵不休 总裁你好坏

不负年华不负卿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本都是精华,本本都美不胜收!

你只要记得小说名就不愁找不到它了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爱奇小说精选推荐:

  原纯朴,人祸未抬头。

  明月淌流水,老狐卧首丘。

  丛岩高欲裂,虎步大荒遒。

  草色激冰黛,才情浇半牛。

  千秋无负累,灏气在城楼。

  婉儿听他低念,泣不成声,大量的黄纸伴随着滚滚浓烟升在这座荒芜的小山上。

  第172章《边境狼烟》

  夕阳染红天际,老爹墓前暮烟不停,婉君的泪从开始便流淌不止,忌拜不知觉中近尾声了。

  “爹爹,女人再来看您。”说完,衣柔和芊芸轻扶起她。

  “夫君,再给爹爹磕几个头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阿真应诺后卟通跪倒在地,重重地再磕三个响头。

  婉君怜爱地抚起他额头上的泥土,含泪微笑道:“谢谢夫君。”

  “谢什么,这是我该做的。”

  婉儿点点头后,依依不舍中再望了老爹一眼,“咱们走吧。”

  “老爹,我们先走了,过些日子再来看你。”他转过头朝墓碑喊道。牵着婉儿的朝家步去。

  大周,皇都。

  夜深人静时,兵部尚书满头大汗奔走在宫道上。

  “站住,来者何人?”宫门侍卫提枪挡住来人。

  兵部尚书听到喝叱,不停反急地奔跑到宫门口,从怀里掏出令牌喝道:“紧急军务。”

  众侍卫见到令牌,退到两旁,默然无语睁着眼目送他奔进皇宫里。

  寅时的夜很深,皇上还未就寝地坐在御桌上批阅着奏章,明亮的灯火照射在御桌上,御桌前雄伟的坐着老爷子,御书房内一片详要宁静。

  王徨站在殿门口的老位置,抬头望了望天空上的明月,心里着急万分,“皇上该就寝了。”可他又不敢打扰到皇上。

  “王徨。”就在他焦虑万分之际,房内洪钟地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王徨听到这声音,心里一喜,赶紧跨进书房,小心应道:“皇上。”

  “什么时辰了?”

  “已经寅时了,皇上该歇息了。”

  老爷子不应,提笔的手一勾,合上眼前的奏折,站起来扭了扭腰。

  王徨见状,心喜的赶紧步上前,小心搀扶着他,静静步进内厅里,夜更加深沉了。

  伺候皇上睡下后,王徨才小心亦亦走出内厅,轻轻凌乱的御桌,把那些奏章一本一本叠起来。三十五年如一日重复着这些事。时光如梭,白驹过隙。不知觉中竟也进宫已四十年了。

  “唉……”他轻叹一口气,挥了挥头脑里的杂乱,继续把御桌上那些批完和未批的奏章分类。寂静的御书房外,燃燃响起的声音微微传进王徨的耳里。

  “是谁这么吵呢,皇上才刚睡下。”王徨自语后,好奇中走出房外,朝御书房的园内走去。

  “皇上睡下了,兵部尚书明早再来吧。”把兵部尚书挡在院外的侍卫老大威武地站在前面。

  兵部尚书额头冒出许多汗水,焦急万分威胁道:“紧急军务担搁了,你担得起吗?”

  “这……”侍卫老大左右为难,躇蹉中说道:“等着。”既然是紧急军务,谁担得起,还是去找王总管看看。

  侍卫老大刚转身便见到了王徨,立即抱拳拜道:“王公公,兵部尚书要见皇上。”

  王徨走近后果然看到兵部尚书,立即露出一个微笑道:“洪大人,皇上刚刚睡下。”

  “王公公,边境传来的紧急军情。”说道从怀里掏出一封密信。

  王徨听说是边境的紧急军情,大惊中也是躇蹉不已,皇上才刚刚睡下,再吵到他会不会不好,可是如若急事被担搁了,他可担不起呀。

  兵部尚书见他还老神在在,焦急万分催道:“王公公快把皇上唤醒吧,如担搁了后果不堪设想呀。”

  皇上的脾气王徨是知道的,他日夜不停批折子就是以国家为重,以社稷为重,以百姓为重,如重要事被担搁了,到时他不死也得脱层皮啊。

  想到这里王徨心头一跳,赶紧驳开侍卫道:“洪大人快进来,我去唤皇上。”

  “谢谢王公公。”兵部尚书如释重负,跟着他朝御书房步去。

  “皇上,皇上。”王徨走进内厅里,跪在御床边轻轻唤道。

  “嗯。”老爷子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,蓦然双目大瞪,在微弱的烛火中见到跪地的王徨,翻身坐起威武问道:“王徨什么事?”

  “兵部携紧急军务跪见。”王徨小声回答。

  老爷子听到紧急军务,立即把双脚伸出御床,“他人在哪里?”

  “在房外候着。”王徨见他脚伸下来了,赶紧拾起一旁的龙靴给他穿上。

  老爷子穿上靴后站起来,不等王徨帮他更衣,便随手抄起龙袍掩在肩上,朝房外步去。

  王徨见状,赶紧紧跟后面,他就知道唤了准没错,不唤明早可能要有罪了。

  皇上坐定后,王徨赶紧小步跑到殿外,朝焦急的兵部说道:“快进去吧。”

  “谢王公公。”兵部尚书大喜过望,朝王徨拜谢后不刻都不想多呆地跨进房内。

  “深夜惊扰吾皇,微臣该死。”他一进房内,见到皇上披着龙袍端坐在桌前,赶紧跪倒。

  “起来,发生了什么事了?”皇上担心问道。

  “是。”兵部尚书从地上爬起来,捧着信搁在御桌前,赶紧退后禀道:“今天午后,西京道百万辽兵突然攻打河间府和真定府,河间府在黄昏之际失陷,守将陈洁被杀。随后真定府在入夜三刻也被攻陷,守将鲁柄退守太原。”

  皇上一边看奏报,一边聆听他念叨,越看脸色越不好,抖着老手把信撕破重拍御桌怒道:“辽国狼子着实可恶。”骂完后咪起眼问道:“信中可否属实,为何不是奏夹,而是飞鸽?”

  “奏夹还半路,鲁柄怕担搁了,发了三封飞鸽,一封奏夹。”兵部尚书如实禀道。

  老爷子脸色铁青,朝下面的人问道:“太尉现在人在何处?”

  “太尉六十万大军正在大名路上,要后天才能抵达太原。”兵部尚书据实报道。

  “嗯。”老爷子的脸色不好看,朝门外喊道:“王徨。”

  早在门外听的心惊胆裂的王徨听到皇上唤他,一刻也不敢迟疑,飞快跨进殿内,唯唯诺诺道:“皇上

百度